联合国秘书长决定暂停联合国维和人员轮换及部署


时至3月12日,美国新冠肺炎感染人数超1500人,疫情在45个州以及首都华盛顿出现。福奇连续两天在国会出席听证会。他发出警告,病毒流行的历史经验表明美国疫情“会比现在更糟”,而美国医疗系统“并没有真正适应当下的需要”。

《华盛顿邮报》说,尽管在疫情暴发之前,福奇已是一位备受尊敬的科学家,但在白宫发布会上的表现,让他成为像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和“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穆勒一样家喻户晓的人物。

舆论的高关注也让他不得不回答超出专业范畴的提问。在白宫被问及对国际组织和他国防疫措施的评价,福奇的回应直截了当,“这不是我的风格,我真正想谈的是我的工作。我是一名科学家,一名医生,一名公共卫生人员,我不喜欢参与这些事情。”

福奇给人的印象是,回答问题直接坦率。如果所谈话题没有事实或数据支撑,他会强调自己掌握的情况不足,并给出疫情发展多种可能性的分析。

左三为安东尼·福奇。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随着美国疫情不断加剧,美国政府4月3日首次建议民众自愿佩戴口罩。福奇5日被问为什么不戴口罩。他对记者说,“这有好几个原因。戴口罩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为了保护你不被感染。我昨天接受了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

福奇说,美国抗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5日面对直播镜头,他手举“30天疫情防控指引”说,这是疫情防控“唯一也是最好”的工具。

左一为安东尼·福奇。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在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工作逾50年,福奇曾为6位总统提供公共卫生政策咨询。1984年担任该所主任至今,福西协助白宫制定了与艾滋病、非典、禽流感、埃博拉等一系列流行病相关的公共政策。为表彰福奇在防治艾滋病领域的杰出贡献,前总统小布什在2008年向他颁发了总统自由勋章。

《纽约时报》评价说,福奇是美国首屈一指的传染病专家,他能在不贬低听众的情况下解释科学,“他成功地纠正了总统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