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11选5

                                                                来源:分分11选5
                                                                发稿时间:2020-04-10 09:12:55

                                                                在疫情期间,“火神山烤鱼”“钟南山凉茶”“钟南山壮功酒”这样的商标申请赫然在目。

                                                                2019年12月20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举办的打击恶意注册审查实务宣讲会披露,中国商标申请量连续17年世界第一。中国有效商标注册量占世界商标总量的40%。

                                                                专家:法律与技术手段应并行

                                                                澎湃新闻注意到,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官网介绍,该局商标注册审查平均周期已大幅缩短至5个月,达到国际较快水平。该局大力推进“关口前移”,在商标审查和异议阶段严厉打击商标恶意注册行为,加强对恶意注册行为监控,采取提前审查、并案集中审查和从严适用法律等措施,坚决打击商标恶意注册行为。2018年以来,在审查、异议和评审环节累计驳回恶意商标申请约13万件。

                                                                “商标抢注和囤积行为,是个由来已久难以根治的社会问题,近些年愈演愈烈。”北京知识产权研究会商标专业委员会委员、超凡合伙人、商标专业总监杨静安说,公众对商标这一无形资产的价值认识有偏差,实际上商标注册并不产生价值,一些“天价商标转让”客观上刺激了投机者。

                                                                2001年新《商标法》准许个人注册商标,等于是放开了“闸门”,申请注册商标的门槛大大降低。那时,注册一个商标尚需1000余元,但一旦“中标”,买卖双方“对眼”就能转手卖数万元甚至更多。

                                                                尽管最新收费标准仅300元,而一些不正规的代理机构会在商标审核动辄数月甚至更久的时间里打“信息差”,他们宣称可加急处理、找内部关系来加收费用,以此骗钱甚至跑路。

                                                                据新华社2018年9月报道,江西男子李某抢注近似商标后,对相关企业进行恶意投诉,被杭州市余杭区法院认定构成不正当竞争,判赔偿原告拜耳公司经济损失70万元。

                                                                这也意味着,商标局专业审查人员此前并未看出异样、任其通过了初审,直至公告阶段才被公众发现。当然,该商标申请最终被驳回,因为根据规定,与国家机关相同或相似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

                                                                更有甚者,黑心代理机构通过假异议、假复审等名义欺骗客户,还冒充商标审查系统的人员打电话、骗取商标续用费用。